【我们的节气】立夏:夏已至 单衫杏子红

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   日期:2018-05-09

  今日立夏。

  立夏是夏季的第一个节气,立,建始也,立夏至,夏天便悄然到来了。

  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中说立夏,“夏,假也,物至此时皆假大也。”何谓假大?《庄子》说“生者,假借也;假之而生生者,尘垢也。死生为昼夜。”这里的假借是谓身体乃外在物质元素假合而成。而立夏之假大,其实就是说夏天到了,万物经过一春的抽芽积蓄,已经长大。天地宽纵万物,让他们在夏日里尽情生长,而夏日里一切的丰茂,都是为了迎接秋天的丰收与冬天的萧肃。

  立夏三候

  立夏有三候,一候蝼蝈鸣,二候蚯蚓出,三候王瓜生。所以元稹笔下的立夏,是“欲知春与夏,仲吕启朱明。蚯蚓谁教出,王菰自合生。帘蚕呈茧样,林鸟哺雏声。渐觉云峰好,徐徐带雨行。”

  一候蝼蝈鸣。蝼蝈是一种蛙,一般来说蛙鸣始于二月,立夏而鸣者,其形较小,其色褐黑,好聚浅水而鸣,此即为蝼蝈。

  二候蚯蚓出。古人认为蚯蚓阴而屈,乘阳而伸见也。随着夏天的到来,地面温度升高,泥土的温度也逐渐升高,蚯蚓由地下爬到地面呼吸新鲜空气了。

  三候王瓜生。王瓜,一名土瓜,四月生苗,延蔓,五月开黄花,子如弹丸,生青熟赤。王瓜生,谓王瓜开始生长。

  立夏诗选

立夏
宋·陆游
赤帜插城扉,东君整驾归。泥新巢燕闹,花尽蜜蜂稀。
槐柳阴初密,帘栊暑尚微。日斜汤沐罢,熟练试单衣。

  突然想到,北半球的人们都换上了夏天的衣服,从臃肿的冬装、依旧严实的春装里挣扎出来,用丝麻棉包裹自己的时候,整个地球,有没有变轻一点点。想来是没有的。衣服的轻重,对世界而言没有什么意义,有意义的是我们自己,有意义的是生命本身。

  陆游写“日斜汤沐罢,熟练试单衣”,古人春縑衣,夏单衣,单衣也就是单层无里子的衣服。古人当然没能和我们一样,到了夏天就短袖短裤短裙齐上场,然而穿得轻薄一点,在夏天的风吹来的时候,展开双臂或许会有夏意满怀的感觉,飘然而起。

立夏
宋·赵友直
四时天气促相催,一夜薰风带暑来。陇亩日长蒸翠麦,园林雨过熟黄梅。
莺啼春去愁千缕,蝶恋花残恨几回。睡起南窗情思倦,闲看槐荫满亭台。

  初夏时节,和风拂面,空气里散发的热气,蒸腾出夏日的清香,绿叶、花草,孕育、生长,放眼看去,是花开了又谢,草枯了又长,虫儿飞,鸟儿叫,绿叶之间穿行的是人们放纵的思绪与无边的情怀。

  赵友直说“四时天气促相催,一夜薰风带暑来。”薰风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词,记起林升的“暖风熏得游人醉,直把杭州作汴州”。一般来说,薰风是指初夏时的东南风,她和暖且温柔。此时此刻,酷暑尚未到来,从东南方吹来的风不仅带着阳光的味道,也带着生命的气息,她拂过高山拂过河流拂过草原拂过树梢,带来万物的安乐和长养。

初夏即事十二解 其四
宋·杨万里
从教节序暗相催,历日尘生懒看来。
却是石榴知立夏,年年此日一花开。

  这时候常常想起梅子。梅子在立夏后成熟,生者青色,叫青梅,熟者黄色,叫黄梅。诗人说年华鼎鼎催人老,将见青青梅子黄,文人到底是爱夸张,不过是几天功夫,就联想到岁月催人老了。

  宋人有一首《点绛唇》,写“莺踏花翻,乱红堆径无人扫。杜鹃来了。梅子枝头小。拨尽琵琶,总是相思调。知音少。暗伤怀抱。门掩青春老。”与杨万里此诗的前两句颇相似,也是写四时交替,春去夏来,繁花落尽,花事已了。不过词里还是惆怅,相思又惆怅。杨万里就好多了,他想到了石榴花。他说“却是石榴知立夏,年年此日一花开。”立夏时节,有着丰富的色彩:梅子青,樱桃红,柳条绿,蔷薇羞答答爬满架,石榴慢悠悠开起花。虽然春天过去,百花的色彩让位给满目绿意,然而绿意的野蛮生长与野蛮铺张,也硬生生将夏天缠绕出一种生机与热闹。石榴花开得尤其晚,但是等到花开,却又花开似火,用饱满的朱红色衬托出夏日的热情。

立夏日纳凉
宋·李光
茅庵西畔小池东,乌鹊藏身柳影中。
沙岸山坡无野店,不知此处有清风。

  写夏天,有这样一首诗:绿树阴浓夏日长,楼台倒影入池塘。水晶帘动微风起,满架蔷薇一院香。夏天太热了,纳凉就成了人们的消遣。如果坐在蔷薇架下,看日光从蔷薇之中漏出,看楼台倒影在池塘,看风吹帘动,蔷薇飘香,心也会在暑热之中慢慢静下吧。徐陵说“纳凉高树下,直坐落花中”也非常有趣味,高树之下,落花之中,想到史湘云醉卧芍药圃,风景也是绝美。或者是苏轼说的“遥想纳凉清夜永,窗前微月照汪汪”,一轮明月相伴,纳凉玩月是更有诗意了。

  李光就好了,直接把纳凉之地写了出来,也不说纳凉,反正你看,有池塘,有柳树,有山,有沙,有清风,多好的地方啊,你躺在那,还能听到乌鹊声声叫,风吹水面波纹动。虽然说才入夏,天气没那么热,不过纳凉不仅是热中取凉闹中取静,更是一种夏天风味。

(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施希茜)